全年无错六肖中特

第二百九十六章 靈魂世界

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www.vyrahe.shop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一望無際的黃沙中,風沙四起,沙塵撲面,深處卻有一片綠洲,一座城池,此情此景當真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“我這是跑到塔戈爾沙漠來了?”

我四下張望著,但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,這里雖然很像塔戈爾沙漠,很像蛇人圣城,但還是有很多地方不同,這里……

更簡略!

很多地方都有些不同,很多細節都沒有出現,就像一個藝術生拙劣的速寫,到處都是破綻。

可這里又會是哪里?

我疑惑不解,忽然,一股令人心悸的磅礴氣息在高空突兀出現,我心中一驚,連忙抬頭看去,便見得天空上突然多出了一張巨大的人臉。

這人臉極為巨大,比前面那座城池都要大!不過卻不是實體,而是虛幻的能量臉龐,同樣有些眼熟。

“彩鱗?!”

這張“臉”實在太大,我微微愣神后才認出她來,心中滿是駭然,彩鱗怎么會出現這里?

不,不對,是我怎么跑來彩鱗的地盤上了?!

“納蘭葉?”

她也認出了我,龐大的人臉迅速收縮,同時也凝聚出了身體,雖是虛幻的,但那臉龐依舊嫵媚,身姿依舊婀娜,一條充滿野性的紫色蛇尾輕輕晃動,攝人心魄!

她一襲紫色長裙,憑空立于半空中,低頭俯視著我,臉龐上流露出濃郁的憤怒之色,厲聲喝道:

“你竟敢偷偷摸摸闖入我的靈魂世界中,當真是該死!”

厲喝聲宛如滾滾天雷響起,朝我排山倒海拍來,連四周的狂風、飛舞的黃沙都靜止在虛空中。

我更隱隱感覺到,這個所謂的“靈魂世界”整個世界都在排斥我,在朝我大聲喊道:

“你真的該死!”

“你應該去死!”

“你罪不可赦,快去死吧!”

千夫所指也不過如此,一時間這聲音竟然影響到了我的靈魂,讓我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不可饒恕的罪人,想要動手自盡!

好在下一刻,我恍然清醒過來,連忙切斷這縷心神的聯系,整個人在監察左部的修煉靜室內驚醒過來!

“呼!”

長呼口氣,我環視四周,一盞油燈,四面青石,這里確實是烏月城的靜室,我并沒有離開,甚至身子都沒有挪動分毫。

狠狠搓了搓臉頰,我低頭看著身前當著的刻有《鬼法》的骨片,悵然長嘆一聲。

剛才發生的一切,究竟是我真的見到了彩鱗,還是因為修煉《鬼法》出了問題,讓我沉浸到了一個幻覺中?或者干脆是我在做夢?

真實發生?幻境?夢境?

靈魂之道太過深奧,我竟然完全無法分辨剛才的一切,究竟是什么?

分不清,辨不清!

甚至就連最簡單的夢境我都不了解——人為什么會做夢?開了靈智的魔獸也會做夢嗎?沒開靈智的呢?斗宗、斗圣那等絕世強者會做夢嗎?夢境的本質是什么?

一大堆的疑問在我腦海中浮現,卻都是我回答不出的,我不由感到一絲恐懼,或許……

不該修煉《鬼法》的。

我從地上起身,嘆了口氣,便要去找天火尊者解惑,雖然他不修靈魂之道,但畢竟修為高深,或許能回答我的疑問?

可突然,我腦袋一沉,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,站立不穩,直接摔倒在了地上!

我立刻感應到,出問題的是在我靜心修煉時“看”到的那個漆黑世界中,也就是彩鱗口中的“靈魂世界”。

我心底一驚,難不成剛才的一切真,都是真實發生的?

我連忙盤膝打坐,可心神卻找不到那個什么靈魂世界,還好很快我反應過來,運起《鬼法》才重新看到那個漆黑世界。

心神沉入其中,沿著那不安的感覺看去,我看到了漆黑、虛無的世界中,存在有兩枚金色符文……

剛才發生的竟然是真實存在的,我竟然真的跑去了彩鱗的靈魂世界?!

而且現在她還……

過來串門了!

只見右邊那枚符文中,有一股外來的靈魂力量不斷涌出,緩緩凝聚成彩鱗的身形。

“這兩枚金色符文,是那個同生同死秘法形成的?”

這時我就算是再笨,也弄明白了這兩枚金色符文的來歷,竟然是從天火尊者那得來的秘法形成的!

我曾打算與七彩吞天蟒的靈魂接下這“同生同死秘法”,結果不知為何,卻與彩鱗的靈魂也結下了。

如此看來,左邊那枚金色符文連接的是七彩吞天蟒的靈魂,先前傳來的嘶鳴聲也是它的嘶鳴聲……難怪感覺有些熟悉,而且痛苦、哀求?

看來是彩鱗在對七彩吞天蟒下手,七彩吞天蟒的靈魂抵擋不得,這才向他求救。

結果他什么都不懂,聰明反被聰明誤,沒有去碰七彩吞天蟒的金色符文,反而沿著彩鱗的金色符文跑去了她的靈魂世界,結果現在人家原路過來了。

彩鱗冷眼看著我,身后金色符文中的靈魂力量卻沒停下,在源源不斷的涌來,讓她的身體越來越凝實,感覺就像鐵一樣沉重,重得讓我有些受不了。

一種沉重、壓抑、窒息的感覺不斷加深,讓我明白過來,彩鱗的靈魂力量太強大的了,我的靈魂世界根本承受不住她的力量!

就好像往一個塑料袋中放入一塊大石頭,而且還在不斷放石頭進去,隨時會將塑料袋撐破。

而一旦破裂,我感覺我會——死!

徹底的死亡!

“彩鱗,你還不快停下,我的靈魂世界要被你撐破了!你別忘了,我們現在是同生同死,我死了你也得跟著一起死!”

靈魂世界太過龐大的壓力,讓我臉龐都扭曲起來,有些瘋狂的大吼道!

彩鱗冷眼看著我,絕美的臉龐上不帶一絲感情,聲音如萬年寒冰般說道:“這些我比你清楚百倍,現在還遠沒到你的極限。”

她沒有停下,依舊在通過金色符文源源不斷的傳輸過來靈魂力量,靈魂力量的輸送很緩慢、很弱小。

也不知道是金色符文無法大規模輸送靈魂力量,還是她故意要慢慢輸送過來,讓我處在痛苦、驚恐和絕望中?

如果是后者,我只能說她做得極好,相比她龐大的靈魂力量,我的靈魂世界就是個單薄的塑料袋,被撐到了極點。

整個靈魂因為承受了太過龐大的壓力,已經極為痛苦和難受,甚至有些神志不清,無法進行思考!

而更重要的是那種隨時可能死亡的恐懼,我的靈魂世界隨時可能被對方撐破,我隨時可能靈魂破裂、徹底身死!

雖然我知道彩鱗肯定不敢殺死我,因為我死了她也得跟著一起死,可那股對死亡的恐懼感還是縈繞在我的腦海中,讓我無法呼吸!

“彩鱗,你殺不了我,你究竟想干什么?!”

全年无错六肖中特 新疆十一选五 排列三20复式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网 二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电子游戏的利与弊 26选5 手机捕鱼赢钱游戏平台 安徽25选5中安在线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江苏总进球数稳赚不赔